百公里,且行且歌
栏目分类:国内资讯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5-06   浏览次数:

记者罗筱晓方大丰抵达终点的年轻人们。这个稳定的钝角三角形,一直保持到终点。本报记者方大丰摄一路上,不少人被同伴搀扶着往前走。领到毅行证书后,两个女孩自

“爸爸,我走到了”

每一次,都有人会作弊,虽然只是极少数的人。

邓灏早已毕业去了广州,但“不走一次百公里,大学就不完整”成了湖南高校中流传度很广的一句“咒语”,它的魔力,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拽入这支行进的队伍中。

一个带一个,一届“坑”一届,这是百公里在大学生中生长的方式。有的男生宿舍里,会有长期沉迷于游戏动漫的人突然发话:“我决定去走一次百公里。”室友面面相觑后回应:“好,我们陪你!”

时光交织,一代又一代的青年,都想要走得更远。

受多种因素影响,活动结束后一结算,江岸贴了8万多元。为了回本,他决定第二年再办一次。结果,又贴了7万。江岸的“驴劲”上来了,活动挺受欢迎,怎么就一直赔钱?“继续办!”

晚上10点多,邓灏在湘潭的休整点见到最后抵达的几个女大学生。被雨淋湿的衣裤还没有干,头上脸上沾着灰尘。她们穿着不宜长途步行的帆布鞋,脚上被磨出了数个血泡,只能相互搀扶着往前走。

有人一边走,一边用手机放起《烟火里的尘埃》:“只有我,守着安静的沙漠,等待着花开。只有我,看着别人的快乐,竟然会感慨。就让我,听着天大的道理,不愿意明白……”

“最多的一年,他捡了30多件。”阿混乐不可支地说,“阿丰说自己就在家工作,可以天天穿这些T恤衫。”

“有没有觉得百公里把人还原成了最初的样子?”江岸在终点等候我们,这个大致若驴的“猪脑壳”居然破天荒地准备了鲜花,坏笑着递了上来。

“我到了,走到最后的签到点时差点摔了跟头。”小刘同学名叫刘梓逸,他告诉我们,因为到得太晚,完赛奖牌都发完了,“应该会补寄给我吧。”隔着屏幕,我们都能想象出,他依然是那副心平气和的样子。

上桥的人刚刚经过了第七签到点。根据那里路标显示,自前一天从长沙市洋湖湿地公园附近出发,这些人已徒步66公里;此地距离位于株洲体育中心的终点,还有18公里。

每一次,教授阿混都帮着阿丰“捡破烂”。

报名的5000多人里,最终只有1000多人到达了终点。

时不时,会遇到一些大学的国防生或国旗班列队行军。我们主动上前攀谈,他们表情严肃并不搭话,只是专心喊出嘹亮的“一—二—三—四”。他们所经之处,本就轻快的气氛会被调动得更加高昂。

但在百公里路上,他是我们心中最帅的毅行者。

经过36公里的行走,疲劳、饥饿全面出动,再加上被“就快到了”的念头折磨,多数人第一天的生理极限出现在距离休整点10公里内的路上。出发前好几个人告诉我们,那段路的尽头就像有海市蜃楼,“看得见,走不到”。

小刘同学可能是一路上我们见到的最胖的参与者。他今年大二,从大一起心里就挂念着这件事,这次和同学专门包车从衡阳赶来参加活动。他挪得实在太慢了,两个一同来的同学已经远远走到前面去了。

江岸说,百公里是一棵野草。

“祝贺你完成五四百年·2019湖南(春季)百公里征程”——在这条所有到达终点的毅行者都要留影的横幅下,我们也拍下了照片。

“埋”在这中间的,是20多个年轻人,这就是百公里的核心团队。他们要把近2000名执行人员安放在各个环节,确保每一次百公里正常运行。

两天里,他们放下手机、放下娇气,就算走到一瘸一拐,也要朝终点推进。

江岸皮肤黝黑,黑到不易区分头发和额头的界限。他走路很快,微微有点驼背。沾有零星污渍的旧牛仔衬衫穿在身上显得有点空荡,但若上前捏捏他的胳膊和腰,会发现他有一具肌肉硬如厚铁板的身体。他长年穿一双登山鞋,上面布满黄泥,有时还带着几片树叶。与这一切最不协调的是,他的鼻子上竟然架着一副细框眼镜。

“她看到的那个人应该是我。”听完我们的转述,阿混哈哈大笑。阿混个头很矮。肩膀、胳膊上分明的肌肉线条显示着他是“练过的”。他喜欢赤脚跑步,跑过国内多个马拉松,人称“赤脚阿混”。

大概也只有这种人,会去接下一个烫手山芋。2007年,华声在线网站旗下华声论坛的120多名驴友,从长沙市南郊公园出发,连续徒步24小时抵达韶山。经过两年发展,活动规模突破千人,有关部门随即要求华声在线出面接手并规范活动。

——距离终点10多公里的地方,许多人对着路边拍照。那是一条巨大的横幅:现在流的泪,就是当初报名脑子进的水,但是打死都不后悔!

在湘潭芙蓉大桥上,我们轮流与小刘同学并排走着。最大号的百公里T恤衫穿在他身上还是太紧了,在他腰上勒出一圈圈痕迹。鞋底与地面一点点摩擦着,他就像搬动一座山一样在搬动自己。

我们在登上湘潭芙蓉大桥时,第二次遇到了小刘同学。他笑了笑,显然认出了我们。

有毅行者挣扎着奔跑起来,路边有人在说“加油”,还有一位老大爷冲着我们喊:“两天的春游,辛苦了!”

第一次参加百公里,杨唯祎买了一大包零食,这自然成了累赘,4个男生轮流拎都觉得重。因为负重,他们在途中休息了很久,直到有个人从远处走来对她说:“姑娘,你能看到我,说明你已经落在最后了。”

相关热词: 百公里,且行且歌

相关内容
特效 教程 资源 资讯